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鲁抗医药股吧

创业板股票 创业板股票 07月31日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历经一年多流动性危机后,“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迎来公司控制权的变更,迎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有望将东方园林从泥沼里拉出来吗?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迎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东方园林网站“全面施工”宣传画

打开东方园林的官方,映入眼帘的有一张醒目的“全面施工”宣传画:“18个省市、93个项目,全面施工。”其目的很明显,就是想告诉别人,目前公司经营运作正常,请打消顾虑。

“此地无银三百两”,凡事都有两面性。这幅宣传画,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告示,东方园林曾有诸多难处,深陷困地。过去一年多,号称“中国女首善”、“园林皇后”的何巧女并不好过,受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大裁员、财务负责人辞职等负面消息的影响,股价大跌,东方园林市值蒸发了好几百亿。惊雷滚滚,何巧女心焦,数万踩雷的股民欲哭无泪!

东方园林创办于1992年,已走过27年风雨历程,2009年11月,东方园林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目前,集团旗下形成环境集团、文旅集团、生态集团、康旅集团、环保集团五大事业版图,另外还有一个以女创始人名字命名的“巧女基金会”。

2017年10月,何巧女在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议上宣布,将通过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投入100亿元人民币(约15亿美元)用于维护生物多样性;顿时,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一举成为热门公益人物,被称为“中国女首善”。

本月中旬,东方园林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亏5.5~7.5亿元,而上年同期,东方园林盈利超6.6亿元,差不多将去年半年赚的亏没了。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园林皇后”、东方园林创始人何巧女

公告中,东方园林透露了业绩变动的原因:主要因为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加之自去年年底以来集中偿还了大量有息债务,公司主动关停并转部分融资比较困难的PPP项目,控制了投资节奏,减少了运营投入;此外,部分运营的环保工厂进行技改,报告期未产生收益。营业收入减少的同时费用持续发生,特别是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且报告期处置资产产生了一定的投资损失。

7月30日,东方园林临时停牌,当日下午,东方园林公告发布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及唐凯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北京市朝阳区国资转让5%股权,涉及实际控制人变更。

唐凯,生于1970年,现任东方园林董事,何巧女的丈夫,比何巧女小4岁。

公告显示,接手上述5%股权的,是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朝汇鑫”(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一旦股权交割完毕,虽然朝阳区国资旗下朝汇鑫在东方园林的占股仍远低于何巧女及丈夫唐凯,但公告还称,“朝阳区国资获得控制权的方式还包括委托表决权”;也就是说,持股5%的朝汇鑫通过本次股权受让,将以受托表决权等方式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园林皇后”何巧女夫妇将失去公司的控制权。

目前,何巧女及其一致行为人唐凯合计直接持有东方园林约11.85亿股,约持有东方园林总股本的44.13%。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朝阳区区委常委、副区长李长萍(右)向何巧女(左)授予“政府服务包”

东方园林前段时间面临一些困难,但是通过债转股农行资金的介入,包括在发债市场有了很好的进展”,“下一步我们还是按照既定的目标再去推进,希望在宏观杠杆上取得更好的成效,而且这方面不光是国有的,民营的债转股也有,包括前面讲的东方园林,这都体现我们是一视同仁的。”这是央行副行长朱鹤新在今年1月15日新闻发布会上说的。

朱鹤新当时还表示,债转股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债转股还是通过市场化、法治化的努力来推进。债转股的对象主要是市场面临一些困难的,特别是在债务上有困难的,有前景的优质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年初,东方园林成为北京“纾困基金”首批受益企业,朝阳区区委常委、副区长李长萍曾代表朝阳区人民政府向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授予“政府服务包”。今年1月,北京“两会”上提出,制定5方面69项政策措施,为重点企业送上“服务包”,建立纾困“资金池”,引导各类金融机构对接支持。

彼时,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总经理赵及峰受访中表示:“最典型的莫过于东方园林,朝阳区国资援资落地,东方园林获得超10亿元‘纾困资金’,解除了股权质押的风险,但又不影响企业家对企业的实际控制。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东方园林公司总部

那问题来了:迎朝阳国资入主,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的一种“主动”行为还是“被动”呢?北京国资赵及峰先前不是说过,不影响企业家对公司的实际控制吗?

7月30日《界面》新闻报道称,“东方园林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何巧女与国资的谈判此前进展不太顺利,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彼时何巧女不太愿意转让出东方园林的控制权。”

今年上半年,“欠薪”风波一直是困扰何巧女的一大难题,7月初,多名东方园林员工称,东方园林已在陆续结清拖欠的员工薪资。《界面》报道称,“有消息称,东方园林彼时发薪的资金即来源于朝阳区国资的帮助。

假如本次交易顺利,创业仅三十载、从浙江武义走出去的女强人何巧女,或正式失去对公司的控制。从《界面》报道上看,显然何巧女对让出公司控制权是“被动”的,不是很心甘情愿的。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东方园林温州龙湾空港都市休闲农业示范带项目

换个角度来看,对于何巧女及她一手创办的东方园林来说,通过控制权的让渡(注:主要体现在表决权上),公司将具国资背景,对于破解当前及未来一、二年东方园林可能承受的偿债压力,对于日后推进“债转股”及寻求融资和疏困资金,对600307股票于东方园林舒缓眼下资金压力,寻求解决流动性难题,特别是寻求金融机构支持等方面,都是比较有利的,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

朝阳区国资取得公司控制权,主要是提升风险管控能力,主要目的还是帮企业疏困,但不会“越俎代庖”;可预见的是,该公司正常经营运作仍由何巧女及其管理团队来操作。

惊雷过后,“风雨见彩虹”,东方园林作为北京民营企业脱困“债转股”方面的典型案例,随着朝阳国资入主,何巧女在资金安排上有望得以逐步疏困;加上公司近段时间也无大额偿债压力,一旦获得更多有关债券及融资等支持工具,何巧女极有希望将东方园林从流动性泥沼里拉出来。

此外,何巧女除运用“债转股”外,也能腾出时间,通过“收缩战线”、战略合作转让股权等,缓解债务及流动性压力。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园林皇后”何巧女会重拾“花房精神”吗?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何巧女早年创业的“花房精神”

在东方园林官网,有一副“花房精神”图,上写“最初的力量,不变的梦想”。

“花房精神”,也被奉为东方园林的企业精神,1990年,何巧女在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的花房里,开启了她“火红的校园创业”;日后,艰苦奋斗、开拓精进的创业精神,也被何巧女作为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数年之前,号称“园林皇后”的何巧女曾以267亿身家财富,位列福布斯中国女富豪榜第六。而当她还被冠以“中国女首善”后,多年来欲望无边,资产也是火箭式蹿升。东方园林2009年上市之初,总资产仅14亿,而到2018年半年报发布时,公司的总资产增至4000792资金流向01亿元,10年不到,增幅高达2864%。

表面上资产“大丰收”,风风光光,危情实则暗流涌动,“史上最冷发债”之后,很多原本藏在华丽报表下的问题集中曝露,处于资金链危机漩涡之中的东方园林女掌门人何巧女,这一年多以来,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危情时刻总免不了会回头看,“花房精神”图再次重新挂上最显眼的位置了。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

何巧女,生于1966年,祖籍浙江金华武义县城西北的下埠口村。何巧女的父亲何永彩,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村里“先富起来的人”,因搞花木种植赚了一点钱。

出身下埠口村农家的何巧女,在家中四个兄弟姐妹中排行在二,她从武义一中(注:1984届校友)考入北京林业大学园林系,1988年毕业后分配至杭州林业局工作。年青的何巧女当年一心想考托福出国,但最终未能如愿,工作也辞了,只好回家帮父亲推销盆景。

90年亚运会时,北京举办盆景展览会,凭着一口流利英语,加上大学学到的知识,她帮父亲卖出不少花卉苗木,也让她变为“北漂”,靠卖花卉、盆景起家。也就是说,何巧女从事园林事业,与她身处的生活背景和家族环境有关。今天,她的家乡武义下埠口村,栽种苗木仍是本地村民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早年“包产到户”时,何永彩夫妇是村里率先种苗木的。“村里人都跟着我们干,我们种什么他们也种什么。”何巧女的父亲如是说。

27年创业历史中,何巧女并非一路平坦,总有磕磕碰碰。1993年,她遭遇创业第一次挫败,聘请的经理卷款逃走,投资的铁矿被骗,被上门讨薪的民工逼着写下无数个欠条,父亲何永彩曾痛惜说:“你别开公司了,就自己卖了多少赚多少行了,开公司太累了!”

即便公司日后上市,何巧女也曾几度麻烦缠身;由于快速扩张,质量也出问题,一时官司纠纷不断,有的高管“另立山头”,也有的人有的拿着公司内部资料,还在何巧女面前公开威胁过。个头不大的何巧女,抗压力很强,性格强硬,不服输。


朝阳国资入主,园林皇后何巧女失去公司控制权是主动还是被动?


东方园林2000年、2001年股改

东方园林集团是2000年成立,第二年进行股份制改造,公司上市后,东方园林被称为“园林第一股”,也被称为“PPP民营第一股”。

民企参与PPP模式,来取得企业资产扩张,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不能靠疯狂的负债来堆积资产,否则极容易陷入资金链流动性困境。我们建议,承接大量PPP项目的民企,不单要考虑自身资金状况,更须缜密布局融资计划。钱融的不够,资金“窟窿”会越来越大,难以填平,债务“爆雷”也就如影随形了。

对女掌门人何巧女而言,东方园林之前存在的负债问题主要有二:一是金额大,二是资产负债率相对较高;通常而言,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过高,其外部融资的需求也会更大,一旦环境变化或者出点差错,轻则资金面吃紧,重则资金链断裂,令企业一下子陷入困地。

与很多民企因流动性危机而轰然倒下相比,从最冷发债到违约虚惊再到国资驰援,何巧女能缓一口气的主要原因在于其从事的项目多与环保有关,而这与项目所在地的民生及环境又是息息相关的。

另外,东方园林曾是A股市场一只“白马股”,是一家相对质地较好、且为行业龙头型民营企业。当它遇见寒风侵袭,往往“暖风”先至,总之,质地好的公司,通常获取资金的支持相对容易,且会顺利一点。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