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跨世纪的复仇之战,000597股票

炒股心得 炒股心得 08月08日
跨世纪的复仇之战跨世纪的复仇之战

来源:君临(ID:junlin_1980

韩国从来没这样惨过。

萨德事件后,韩国就霉运缠身,经济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每况愈下,2018年GDP增速下滑到2.7%,创近6年新低。

今年5月韩国的半导体出口同比减少30%,显示器减少21.5%,手机减少33.9%。具体到企业看,三星电子二季度营业利润只有6.5万亿韩元,同比大减56.3%。

作为韩国经济的顶梁柱和晴雨表,三星的营业利润占到韩国1000家上市公司的30%,可以这样说,三星强则韩国强,三星凉则韩国娘。

在韩国最孱弱的时刻,日本再次发挥光荣传统,在韩国的背后插刀,宣布对后者的半导体产业进行贸易制裁。

李在镕第一时间奔赴日本进行游说,可双方官员的首次工作层对话却是在东京一间装潢简陋、气氛僵冷的会议室里。

‘有关出口管理的事务性说明会’的字样贴在墙边的白板上,桌上既无名签也无饮料,官员的脸上不带丝毫笑意,像极了文在寅和安倍两位8秒男,也像极了双方当下冰冷到极点的关系。

7月13日,李在镕在三星社长紧急会议上称,三星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了。

世上没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无缘无故的恨,李在镕明白,日本复仇的时候到了。

1、日本的经济体制

1936年9月17日,39岁的岸信介辞去商工省工务局长的职务,前往伪满洲国担任工业部长。

虽然职务上了几个台阶,可地方官与京官的差距显而易见,且岸信介以业务能力强著称,在商工省混得风生水起,不存在镀金的需求,同僚们均诧异万分。

事实上,岸信介的确有自己的野望,他要效仿苏联在满洲搞计划经济。

1933年金融危机后,自由资本主义遭受重创,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对未来的发展道路皆产生了怀疑。

反观当时的苏联,仅用了两个五年计划就从落后的农业国成长为强盛的工业国,1937年的工业总产值跃居欧洲第一,世界第二。

在西方各国人民忍饥挨饿时,土豆烧牛肉的苏联充满了吸引力,苏联就像黑暗中的灯塔一样,成为各国研究的对象。

罗斯福新政也是效仿苏联,搞国家干预经济那套。

岸信介作为少壮派的代表,同样对苏联的计划经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上任后,岸信介起草了“五年开发计划”,成立满洲重工业株式会社,垄断境内的钢铁、电力、煤炭等产业,把整个满洲当公司来运营。

不得不承认的是,岸信介的计划经济非常成功,伪满洲国甚至一度成为亚洲第一经济体。

1941年东条英机上台后,岸信介担任商工大臣,成为日本经济的掌舵人,开始推行"国家总动员体制",以举国之力为战争服务。

外界根据岸信介及其心腹椎名悦三郎的姓氏,把这批改革派官僚称为“岸-椎名阵线”。

他们认为企业必须为公共利益做奉献,不得追求私利,也不允许不劳而获的特权阶级存在,最终目标是建立日本式的社会主义经济。

基于这一理念,短视盲从的中小企业从来不是他们的菜,大企业才是真爱。

在政府的扶持下,日本的大企业依靠军需生产快速发展壮大,除索尼和本田外,东芝、三菱等都是在这一时期成长起来的。

日本战败后,麦克阿瑟为瓦解日本的军国主义,对政府部门和企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军部被撤销、内务省遭到解体,有超过20万人被开除公职,连三菱、三井等大企业都成为整治的对象,被分割开来。

这批技术官僚却利用美军不熟悉日本部门职能的弱点,把军需省换成“商工省”,后来又改名为通产省,奇迹般地逃过一劫。

指挥这场改名战正是椎名悦三郎。

因此,岸信介虽作为甲级战犯被关了起来,但他手下的技术官僚却并未遭到清洗,得以继续执掌日本经济,这套体制也毫发无损地保存下来,成为日本战后崛起的基础。

为了复兴日本经济,他们继续推行岸信介的改革,首先从救助银行开始。

1946年,日本一般预算的20%被划作产业经济费用于补偿银行,防止银行破产。

接着政府祭出计划经济那套,使企业能以超低价购买煤炭钢铁,由此产生的企业赤字则由政府买单。

日本搞的这个补助力度非常大,1947年甚至高达财政预算的25%,使煤炭钢铁等产业得到迅猛发展。

要知道当时的煤炭钢铁可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有工业粮食之称,能极大地带动国家经济发展,各国皆非常重视。

我们搞的大炼钢铁就是最直观的体现。

日本还在1946年成立了复兴金融金库,通过发行债券向银行募集资金,然后以超低利率向基础产业提供贷款。

名义上是贷款,其实就是增发货币扶持企业发展。

我国国开行的那套就非常类似。

因此,我们对日本恨归恨,发展经济却一直在向日本学习。

当然,效果非常不错。

1946年,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仅4740亿日元,次年增长到1.39万亿日元。

1948年,再次暴增到2.68万亿。

正是有这套体制的存在,日本才能把资源集中起来发展重工业,经济逐渐复苏。

紧接着,日本的机会来了。

2、走向辉煌

朝鲜战争,对日本而言是上天赐予的礼物。

美国的军需订单不仅金额巨大,且几乎涉及到所有的领域,日本通过吸收美国的技术打通了生产消费的全产业链。

朝鲜战争结束后,日本的经济已进入良性循环,能通过消费和出口来促进经济增长,进入“神武景气”时期。

但我们也要看到,正是日本统制经济打下的基础,才能完美承接美国的需求,不然运气来了,日本能否接住仍是问题。

此外,岸信介的影响并不止于此。

岸信介被美军赦免后,担任过日本首相;

他表弟的岳父吉田茂担任过日本首相;

他的弟弟佐藤荣作担任过日本首相;

他的外孙安倍晋三正在担任日本首相。

岸信介派系始终处于日本的政治中心,他搞的那套统制经济体制由此贯穿了日本的经济发展史。

无论是吉田茂的道奇路线,还是被日媒批为加剧了中小企业与大企业差距的安倍经济学,都有岸信介的影子。

日本的财阀们能基业长青,最终垄断日本的经济命脉,岸信介功不可没。

半导体作为技术、人才、资本三高产业,壁垒高的逆天。

美国半导体产业那么NB,在前期也全靠军方扶持,连风投都不敢参与。

岸信介集中力量办大事那套却能完美契合,成为日本半导体产业称霸世界的基石。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把日本视为亚洲根据地,由打压转为扶持,国家关系进入蜜月期,各种先进技术成批量地转让给日本。

日本为吸收先进技术,设立了工业技术院,由财政全额拨款,负责推动日本整体产业技术的发展。

同时还颁布了电子工业振兴临时措置法,限制外资进入,引导日本企业向电子行业进军。

1955年,索尼生产出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开启了日本半导体产业在消费领域的称霸之路。

到了1959年,日本的晶体管产量已超过美国,但美国与苏联冷战正酣,并没有引起重视,反而乐见其成。

当然,美国有这个底气,从集成电路的发明到超大规模电路的面世,美国一直走在技术最前沿。

日本虽然赶不上美国,但也很快研发出集成电路和存储芯片,并利用美国在民用领域的缺位,向全世界出口消费电子产品。

随着美日贸易逆差的扩大,美国逐渐回过味来,熟悉的配方来了。

1972年,美国通过反倾销制裁日本,停止向日企提供IC。

当时的日企可没华为的备胎,受创严重,生产计算器的卡西欧被IBM暴锤,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由80%直接掉到27%。

从技术上看,日本企业刚能生产1K 的DRAM,IBM已计划在酝酿研发1M 的DRAM用于下一代电脑,这差距大的让人绝望。

日本当然不愿坐以待毙,这边熟悉的味道也来了。

1976年3月,通产省联合日立、NEC、富士通、三菱和东芝五大企业成立“VLSI技术研究所”,政府和企业再次以举国之力攻克半导体技术。

该项目投资额高达2.4亿美元,没参考物可能有点抽象,这样说吧,当时中国的外汇储备总量为1.8亿美元。

实践再次证明,集中力量办大事没毛病。

随后的四年里,研究所捣鼓出实用新型专利1210件,商业专利347件,并靠着这些专利开始逆袭。

64K DRAM时代,日本已能与美国并驾齐驱。

到了256K DRAM时代,美国才刚研制出来,日本富士通和日立的产品已经量产上市。

靠着政府的优惠贷款和补贴产业,一座座存储芯片厂拔地而起,日本开始全面抢占市场。

从良品率看,日本在1980年已远超美国。

从质量看,日本能拍着胸口说保质25年。

靠着质优、量大、成本低,日本把64K DRAM从100美元杀到5美元,硅谷被杀成了鬼谷。

AMD、英特尔、国家半导体节节败退,纷纷开启亏损模式。

到最惨的1985年,英特尔净亏1.73亿美元,宣布缴械投降退出DRAM存储业务。

日本的半导体企业却占据了全球DRAM市场的80%,且70%以上的装备都已实现国产化。

志得意满的日本甚至准备把仙童半导体买回去。

3、裁决之杖

仙童半导体在硅谷是神一样的存在。

硅谷绝大多数企业创始人都出自仙童半导体,对硅谷人而言,这是刨祖坟的行为。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开始积极游说美国政府全面介入。

这并不是SIA第一次这样做,当初诺伊斯成立SIA就是为了应对日本半导体企业的竞争。

可并没有什么卵用,日本的成本技术优势摆在那里,如今连诺伊斯的英特尔都被干掉了。

但这次SIA终于炮制出一个让华盛顿不淡定的观点,一举扭转局面。

SIA的观点是:美国半导体行业削弱将给国家安全带来重大风险。

SIA的逻辑链是这样的:

1、美国的超级武器离不开先进的芯片技术,如果美国的半导体技术落后,则不得不在超级武器上使用外国产品。

2、外国货源充满不确定性,战争时期会对美国断货,非战争时期还会向美国的对手苏联供货。

3、如果放任日本在半导体行业称霸,就等于牺牲国家安全,之后美国的国防军工将全面依赖日本,美国的霸权基础将不复存在。

恰好在此时“东芝事件”爆发,东芝被举报违反巴统委协无风险议,向苏联出口具有高技术含量、可制造大型船舶的数控机床。

瞌睡来了送枕头,SIA的观点有了强有力的证据。

美国政府很快做出决定,盘他。

当然这也是因为日本的经济太强大了,日本的产品当时行销全球,美国的三大汽车公司都快被挤破产了。

“日本威胁论”流行于整个美国。

1986年初,日本被认定存储器倾销。

1986年9月,《日美半导体协议》签署,规定美国半导体产品在日本的市场份额要达到20%。

随后对日本出口的3亿美金芯片征收100%惩罚性关税,同时否决了富士通收购仙童半导体。

但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并没有垮掉,1990年时仍占据了全球49%的市场份额,全球前十大半导体企业中日本占了6家,且NEC、东芝和日立包揽了前三。

可日本却在这时昏招频频。

在美日贸易战中,为削弱日本产品的竞争力,美国在1985年强行要求日本签订了《广场协议》。

日元兑美元从1985年的240:1升值到1988年的120:1。

两年时间,出口商品价格翻了一倍。

产品竞争力下降是必然的,连最强势的汽车和家电都从1985年开始进入下行周期。

这时日本搞了个常规操作-降息。

这个操作能够理解,外销不振靠内需,放点水刺激下经济,这个我们就经常搞。

问题是日本降得太快了,1986年日本的银行利率为5%,不到两年已降到不足2%。

1986-1988年,日本银行向企业共计提供了67.5兆日元,由此产生的过剩资金高达20兆日元。

可日本是外贸导向性国家,国内消费市场就那么大点,企业除非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扩大生产。

日本企业在全球买买买,民众则疯狂消费。

资金疯狂涌入房地产和金融市场,迎来了投资的黄金时代。

从1985-1990年,股价翻了三倍,地价涨了四倍,日本甚至叫嚣要买下整个美国。

当时日本半导体企业已有海量产能,靠着价格战拖垮了美国也让自己的盈利能力大受影响。

出于利益考虑,日本在1985年砍掉了40%的设备更新投资和科技红利投入。

在资本狂热阶段,对半导体这种投资大见效慢的实体产业也不再青睐,有效研发投入出现了80%的断崖式下跌。

如此态势下,降温成了共识。

遗憾的是,日本又出了个昏招。

1989年,平成恶鬼三重野康出任央行行长。

这货在短短的一年里把利率从2.5%提高到6%。

这操作方法就像15年的牛市一样,暴力去杠杆,一波带你走,没商量。

骤热骤冷之下,日本的经济崩溃了,制造企业大批量破产,进入平成大萧条时期。

跨世纪的复仇之战

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就此衰落,DRAM更是从80%下降到本世纪初的10%。

但我们也要看到,美国的半导体企业在存储领域在被日本击败后,并没有重返赛道,反而向更高维度的CPU和逻辑电路进军。

那条20%的曲线就是明证。

如果给日本时间,再次崛起是大概率事件,可韩国却在此时露出了獠牙。

4、韩国补刀

1961年,朴正熙通过军事政变入主青瓦台。

话说这货也是个狠角色,就读的是伪满军校预科,本科则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从军后主要厮混于伪满洲国,连日本投降后都要负隅顽抗的死硬派。

朴正熙前半生深受日本影响,其最高会议的常任委员会9名委员中,伪满军校的同学就占4名。

自然,其施政方针也向日本看齐。

当时的韩国一贫如洗,人均GDP只有82美元,不足朝鲜的1/3。

直观点说,当时的韩国人都向往朝鲜的生活,往朝鲜跑,俗称“越北”。

朴正熙上台后,提出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推行一个个“五年计划”,举全国之力支持经济发展。

当然这招就是学日本的统制经济,毕竟日本在伪满洲国的搞的重工业建设成就有目共睹。

朴正熙上台后,努力修复与日本的关系,绝口不提日本的侵略道歉等问题,即使被骂做“韩奸”也在所不惜。

1965年,韩日邦交正常化,日本神武景气积累的资金大量投入韩国。

加上美国数十亿美元的援助,资金的原始积累齐活了。

韩国此后的发展模式就是日本的翻版,只是在朴正熙的铁腕下,更激烈,更血腥。

发展重工业、搞贸易保护主义,保护民族工业,为保证有足够的外汇购买技术和设备,韩国甚至禁止海外旅游和购买外国消费品。

为了与西方大型企业竞争,000661长春高新朴正熙重组银行,定向给大企业提供低息贷款和信用担保。

三星、LG、SK等大财团获得的金融机构贷款超过韩国信贷总量的70%,利率甚至是负的。

不到20年时间,韩国创造了“汉江奇迹”。

朴正熙在1979年被刺杀后,上台的全斗焕、卢泰愚都曾担任朴正熙的侍卫,韩国仍执行的是朴正熙那套经济模式。

韩国最终跻身发达国家行列,财阀们也在政府扶持下成长为庞然大物。

别的不说,三星搞反周期大法没政府支持早嗝屁了。

上世纪90年代,三星同样面临美国的反倾销诉讼,但其掌门人李健熙却是玩政治经济学的高手。

他巧妙利用美国打压日本半导体产业的机会,派出强大的公关团队游说克林顿政府:

“如果三星无法正常制造芯片,日本企业占据市场的趋势将更加明显,竞争者的减少将进一步抬高美国企业购入芯片的价格,对于美国企业将更加不利。

字字在理,句句诛心,美国人被说服了。

于是美国人仅向三星收取了0.74%的反倾销税,而日本最高则是100%。

韩国半导体迅速填补了日企留下的空白,占据了30%的美国DRAM市场份额,搞反周期的三星得救了。

韩国补刀成功。

在日本大幅削减研发投入时,韩国却掀起了半导体投资高潮。

从1990年开始,三星建立了26个研发中心,LG建立18个,现代建立14个,对半导体领域的研发投入从1980年的850万美金飙升至1994年的9亿美金。

在专利技术方面,1989年韩国的专利技术应用有708项,1994年已经上升到3336项。

美国和韩国联手干掉了日本。

1999年,富士通从DRAM事业中退出;

2001年,东芝也从DRAM事业中撤退;

2002年,NEC将发生赤字的半导体部门分离了出去……

半导体产业依然NB闪闪,却再也不是日本的天下。

被当年的小老弟补刀,这仇日本一直记着。

5、日韩争霸

日本当然不甘心失败。

1999年,NEC和日立的存储部门组合起来成立了尔必达。

2003年,三菱加入进来,秉持政府保护DRAM产业的意愿,誓要与三星相抗衡。

可弱弱联合未必就强,不同的技术路线和工艺,尔必达直到2005年才磨合完毕。

尔必达也是悲剧,刚有起色,就遇到2006年的DRAM降价潮及2008年的金融危机,DRAM价格彻底崩盘,尔必达濒临破产。

更重要的是尔必达固守电脑用内存,没有涉足移动产品领域,自然也就谈不上在移动时代广泛使用的闪存。

靠着政府和财团输血苦苦支撑的尔必达,最终还是随着PC时代的落幕被时代淘汰。

2011年,尔必达亏损16亿美元,宣布破产,被美光收购。

可见,在半导体行业除了巨额投资外,还要踏准时代发展的脉搏。

路线错了,钱投的越多,亏的越多。

偌大的日本半导体军团一时只能靠东芝撑门面。

2011年,东芝与三星在NAND FLASH领域的全球竞争如火如荼。

为了拉开与东芝的差距,三星决定在西安投资建新厂。

该厂总投资额高达300亿美元,要知道三星2011年的全球销售金额也不过才285亿美金,三星之所以敢下重注也与地方政府的巨额优惠政策分不开。

30%的投资额补贴、130万平米的免费厂房和土地、10免10减半的税收优惠……

面对三星巨大的产能优势,东芝唯有缴械投降,韩国人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这场战争。

在这之前,海力士之所以能度过08年金融危机,也与其通过无锡新厂拿下中国40%的市场份额有关。

在取代日本的过程中,韩国人深深明白半导体产业是靠巨额投资拼出来的,也是靠庞大的市场需求托起来的。

在第三次半导体转移中,韩国又牢牢把握住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消费市场,日本输的真不冤。

日本对中国市场不动心?

当然不是,可2001年小泉纯一郎上台后,数次参拜靖国神社,中日关系早已进入“冰冻期”。

自作孽,不可活矣!

2017年,东芝177亿美元将其存储业务出售给贝恩资本,宣告日本在存储领域已全军覆没。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跳出存储领域来看,日本在半导体产业链仍是惹不起的存在。

得技术者得天下,而得上游核心技术者,将直接影响到整个中下游产业走向和发展进度。

日本当年发展半导体采用的是IDM方式,尽管在IC和存储领域已凉了,但当年配套发展起来的半导体材料产业仍然牛逼。

根据VLSI Research数据,在2018年全球TOP 15半导体设备厂商中,日本独占7席。

生产半导体芯片的19种必备材料中,日本在硅晶圆、光刻胶、光罩等14种重要材料方面占据超过50%的份额。

超过1/2的半导体材料和1/3的半导体设备,全球绝大多数芯片企业的核心命脉仍捏在日本手中,包括三星。

日本渴望复仇,韩国也很快给了机会。

6、日本反击

2016年萨德事件后,中韩关系陷入冰点。

韩国当了美国的狗腿子,却把中国这个最大的买家得罪了。

韩国的汽车、娱乐、旅游等支柱产业损失惨重,且可以预见的是韩国在中国将失去的更多。

在毛衣战中,中国对自主可控已达成共识,无论毛衣站结果如何,中国势必会不断加强全产业链发展。

美日韩这三个最大的半导体产业国家中,美国不能指望,韩国已交恶,日本成了唯一可争取的对象。

中韩友谊靠日本,中日关系靠韩国。

对日本来说,中国所遭遇的一切早已有切肤之痛,中韩的交恶也让日本有了重新拥抱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消费市场的机会。

因此,我们看到日本在贸易战后并没有跳出来犬吠,甚至表现得很温和,以致特朗普非常不满日本的表现。

日本敢这样做不是没原因。

美国放弃了世界警察的角色,在全世界四面树敌,耗时良久却成效不大,甚至连一个"小小"的华为都没收拾掉。

一直渴望提高政治地位的日本心思自然活泛起来。

G20峰会后,日本宣布对韩国进行贸易制裁,限制向韩国出口“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三种半导体材料。

这几种材料中氟聚酰亚胺打击韩国的面板产业,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打击韩国的半导体产业,价值虽低,却是没有就啥也生产不出来那种。

日本这次复仇,就是要趁韩国病要他命,打击韩国的半导体产业,没有表现出任何缓和的态度。

一旦韩国垮掉,日本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至少在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真正发展起来之前是这样的,5G也将是属于双方的盛宴。

复仇+投名状,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对我国来讲,多个朋友也多条路。

紫光集团的DRAM已初具规模了,如果日本能多给韩国上点眼药,阻碍其DRAM的发展,至少能拉近点双方的差距,岂不美哉。

再加上日本在DRAM领域还有点底子,能掏点干货给我们,无论人才还是技术,对我国的半导体产业都是极大的助力。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惟愿日本这把火烧得越旺越好。

跨世纪的复仇之战

格上财富:在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选阳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财产品,为您的资产增值保驾护航!

跨世纪的复仇之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