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巨人网络停牌重组

创业板股票 创业板股票 08月26日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PD-1,一直被外界称为抗癌神药,作为恒瑞医药创新药战略的标志性产品——艾瑞卡(卡瑞利珠单抗),目前在国内的售价为19800元/200mg,治疗方案为2周一次,在国产PD-1单抗中价格最高。

今年新的医保目录谈判即将开始,其中两款进口PD-1默沙东的可瑞达与百时美施贵宝的欧狄沃均有资格参与遴选。在市场竞争逐步白热化时,恒瑞PD-1会降价吗?恒瑞掌门人孙飘扬日前反问《界面》记者:“你说呢?”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恒瑞PD-1咋变成国产最贵抗癌药?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2018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系列榜单发布

2019年(第36届)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于8月25日召开,2018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新鲜出炉,这是中国医药发展的风向标,备受业内人士关注。排名前三名的分别是扬子江药业、广药集团、国药集团;A股市场上号称“医药茅台”的恒瑞医药,排名第14位。

艾瑞卡定价高吗?”目前,卡瑞利珠单抗(商品名:艾瑞卡)在国内的售价为19800元/瓶,规格 200 mg,治疗方案为2周一次,价格高于君实生物与信达生物的PD-1单抗价格,在国产PD-1单抗中属于价格最高的。当界面新闻表示这是抛开赠药政策外的国产最高价时,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反问道。

什么是PD-1单抗?为什么会变为最贵抗癌药?

PD-1(programmed death 1)程序性死亡受体,是一种重要的免疫抑制分子,为免疫球蛋白超家族,是一个268氨基酸残基的膜蛋白。其最初是从凋亡的小鼠T细胞杂交瘤2B4.11克隆出来。

以PD-1为靶点的免疫调节对抗肿瘤、抗感染、抗自身免疫性疾病及器官移植存活等均有重要的意义。其配体PD-L1也可作为靶点,相应的抗体也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PD-1和PD-L1结合启动T细胞的程序性死亡,使肿瘤细胞获得免疫逃逸。

截止目前,有4款PD-1单抗在中国获批,其中两个是进口的,三个是国产的。进口的分别是百时美施贵宝生产的欧狄沃(纳武利尤单抗)、默沙东出品的可瑞达(帕博利珠单抗);国产的分别是信达生物的达伯舒(信迪利单抗),君实生物的拓益(特瑞普利单抗),还有恒瑞自主研发的艾瑞卡(PD-1桂林三金股吧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恒瑞医药

美国前总统卡特的脑转移黑色素瘤细胞经PD-1(keytruda)治疗消失了之后,自2014年开始,抗癌神药PD-1披荆斩棘,一路拿下了几大癌症的FDA批准,同时也是第一个成功跻身肺癌一线治疗的免疫治疗药物,堪称创造了抗肿瘤史上最大奇迹的药物!

数月前,恒瑞PD-1赠药方案落地,恒瑞PD-1的慈善赠药政策大致如下:“赠药方案:买2赠2,买4赠至一年”,暨一年内两周方案:买2赠2,买4赠18;一年内三周方案:买2赠2,买4赠10。”业界分析人士认为,恒瑞为卡瑞利珠单抗制定的赠药方案,具有首付门槛低、进入慈善快、全年费用低、流程更简便等特色。

《界面》新闻报道称,照此前公布的赠药方案,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一年的治疗费用最低可到11.88万元,略高于国产PD-1单抗中君实生物的10.08万元,但低于信达生物的18.8万元。

卡瑞利珠单抗是恒瑞医药自主研发并具有知识产权的人源化PD-1单克隆抗体,于今年5月获NMPA批准上市。此前商品名拟定为艾立妥,后改为艾瑞卡,相关报道显示,目前公司对该产品已投入研发费用超5.04亿元。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前排左1)

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上,恒瑞董事长孙飘扬并未透露卡瑞利珠单抗今年的销售目标,仅表示“根据患者的需求来”,且否认了此前流传的“首针60万奖励”一事。

对于业内倍加关注的新一轮的“4+7”带量采购,孙飘扬表示,降价肯定是大趋势,恒瑞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给老百姓用上价格更优质量更好的药品。

第36届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于8月24日-27日在江苏连云港召开。今年年会的关键话题有“4+7”带量采购深层次逻辑关系、新医改形势下医院绩效管理等,本届年会还举办医药创智国家论坛,并同时发布“2018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2019年中国医药研发产品线最佳工业企业”、“2019年中国医药最具投资价值企业(非上市)”、和“2019年中国医药工业最具成长力企业”。

孙飘扬,生于1958年,祖籍江苏淮安金湖,大学毕业于有“药界黄埔”之誉的中国药科大学的药物化学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至连云港制药厂做技术员,这家工厂即恒瑞医药的前身,始创于1970年。

上世纪90年代,连云港制药厂经营陷入困境、步履维艰,时年32岁的孙飘扬临危受命,出任厂长。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完成国企改制,并变更为恒瑞医药,三年后,恒瑞在上海交易所成功上市。孙飘扬、钟慧娟夫妇曾连续三年蝉联医药首富。在胡润研究院最新公布的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孙飘扬、钟慧娟夫妇以110 亿美元的财富,排名129位。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药企一姐”钟慧娟在翰森制药登陆港交所上市仪式上

今年6月14日,翰森制药(即“豪森药业”上市的主体名称)在港交所挂牌上市,首日股价曾暴涨49%,收盘涨36.75%,一举夺下港交所医药股一哥宝座,市值1113亿港元。

23年前,孙飘扬的夫人钟慧娟,是一名下海经商的女教师,如今,随着翰森成功上市,她与丈夫孙飘扬掌舵的恒瑞医药二家公司,总市值接近4000亿元。至此,豪森制药的创始人钟慧娟,晋级为“药企一姐”,这对医药界首富夫妻也被誉为中国医药界最强“夫妻档”。

豪森医药是一家合资企业,创立于1995年;其中,外方股东是香港商人陈俊达,孙飘扬的妻子钟慧娟是羿年进入这家企业的,历任执行副总经理、总经理,直至做到董事长、总裁。23年辞职下海之前,钟慧娟在连云港市的延安中学当化学老师。

港股IPO申请书披露,钟慧娟及女儿孙远以75.66%的持股比例,成为豪森药业的大股东兼实际控制人。钟慧娟,出生于连云港,毕业于徐州师范大学。“机会是留给有准备并愿意不断尝试挑战的人”,是钟慧娟的座右铭之一,1994年她曾在连云港药监局工作过,1996年辞去教师职务,以创始人的身份加入了豪森药业。

“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上,时年56岁的钟慧娟首次上榜,并一跃成为医药类女首富,她当年上榜的财富为200亿元。彼时,胡润研究院有一句评价:“厚积薄发的豪森医药在钟慧娟的领导下,大有赶超恒瑞医药之势,正在谋划的豪森香港上市,或将使钟慧娟的个人财富井喷。”如今,丈夫孙飘扬是“A股医药一哥”,妻子钟慧娟是“港股医药一姐”,史上最强的医药夫妻档呀!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药企女强人们:事业之花在怒放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齐鲁制药集团董事长李伯涛

一年一度的“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如期揭晓,名次的位置和变化从某种程度反映了当下国内医药行业的格局及结构变化。年会发布的数据显示,百强榜企业规模高达8396亿元,同比增长11.8%。

2018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榜中,齐鲁制药名列第八。而今年七月份医药经济报在济南发布的编制榜单中,齐鲁制药在“2018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的“化学类”中排名第5。

2016年山东富豪榜中,齐鲁制药掌门人李伯涛家族财富总额共计172.71亿元,为济南首富。资料显示,前齐鲁制药厂厂长李伯涛持有齐鲁制药25.64%的股份,其女儿李燕为现任的齐鲁制药集团总裁,持有26.8%的股份。

作为山东的明星药企,齐鲁制药在全国拥有八大生产基地、员工万名,却一直不上市。而成为国内一线药企之前,齐鲁制药起初还只是一家兽药厂,1958年,其前身国营的山东省生物制品厂成立,当年隶属于山东省农业厅,主要生产预防鸡霍乱、猪瘟等4、5个兽药品种。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齐鲁制药集团总裁李燕(中)

齐鲁制药董事长李伯涛,生于1941年,1966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曾在国家农业部机关工作数年。1971年,他被调回济南,在生物制品厂先后担任生产科长、车间主任、副厂长、厂党委副书记等职。

1982年,企业改名为齐鲁制药厂,此前一年,李伯涛主持全面工作,工厂新药氨苄青霉素研制成功了。刚上马的李伯涛,发现兽药无利可图,经过与上级领导一年多的软磨硬泡,决定改做人的用药,这是齐鲁厂一个重大转折点。

2003年,齐鲁制药被山东省列入省属国有产权改制的试点企业,最终由李伯涛和全体职工将国有股份全部买断。

某种程度而言,上世纪九十年代推进的国企及乡镇企业改制,确实释放了企业活力,但利弊参半。因为,这同时也是一出狂欢的“国退民进”盛筵,实质上多为“家族化”产权变革,乘着改制的东风,国有资产变为了家族的囊中物。恒瑞医药是这样,齐鲁制药也是如此。

变为民企后,李伯涛能够实施的激励机制也就多了,比如发电视、发金项链等。另外,齐鲁还有一条不成文的企业文化,已连续28年为每一个过生日的员工送生日蛋糕。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齐鲁制药总裁李燕(右)参加植树活动

娃哈哈掌门人宗庆后曾言,“坚决不上市,娃哈哈不缺钱”,齐鲁制药的高管层和财务团队可能较为保守,也尚未向资本低头。

齐鲁制药集团总裁李燕,生于1974年,是董事长李伯涛的女儿,事实上也是齐鲁制药二代接班人。行事低调的李燕,在当主导经营管理一线后,齐鲁制药形成了从药物研发、原料合成、低佣金开户制剂加工、产品包装到市场销售的完整产业链,她曾多次获得“中国医药经济年度人物”。

无家族不企业,做好代际传承大事是企业做久做长的重要保证。早在10年前,掌门人李伯涛就开始布局代际交替,2009年,他卸下总经理一职,并交棒给女儿李燕。在齐鲁制药改制过程中,“药二代” 李燕属于参与者之一,并拥有相当份额的控股权;从某种角度说,李燕既是子承父业,也是“创一代”。接班以来,作为年轻一代,李燕发挥出自己的优势,齐鲁制药这些年在深耕海外市场上,获得了不俗的成绩。

李燕说:“做企业尤其是药企,要耐得住寂寞,扎扎实实做好每一个细节。”对于齐鲁制药未来的发展方向,她曾提出“做好仿制药,努力去做创新药,最终实现国际化。”

引入外资,是药二代李燕的一个发力点,旗下的“安替制药”,系和香港安替国际合资成立的,目前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头孢菌素制造厂商之一。旗下的“天和惠世”,也是一家合资企业,拥有国内一流的抗肿瘤化学合成生产基地。而肿瘤药一类,已成为齐鲁制药的当家产品之一。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正大制药集团总裁郑翔玲

与豪森钟慧娟、齐鲁李燕相比,同是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女强人、泰德制药董事长郑翔玲,走的却是不一样的成长之路,且充满神奇色彩。

胡润百富榜上,港股中国生物的掌门人谢炳、郑翔玲夫妇,财富455亿,排名第45位。郑翔玲的丈夫谢炳,是正大制药集团董事长,著名的泰籍华人谢国民,是她俩的叔叔。

郑翔玲,是一位雷厉风行的医药界女企业家,现任正大制药集团总裁,北京泰德制药董事长。另外,谢氏家族,还是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中国生物制药”的实际控制人,其爱女谢其润,为中国生物董事会主席。

与商界叱咤风云相比,外界更关注的还是郑翔玲的“神眼”特异功能。郑翔玲本人及娘家,有一种奇异的超常透视能力,曾引起许多科学家的关注,却至今奥秘未解。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郑翔玲年轻时的照片

郑翔玲,生于1964年,出生于陕西榆林市的绥德县吉镇后郑家沟村,这是一个幽静而闭塞的村庄,分布着疏疏落落的窑洞。绥德官网有一则郑翔玲的人物介绍,篇幅虽短,却有如此寥寥数语:“上初中时偶有特异功能,从此开始学医,曾给许多重要人物看过病,诊断准确,无一有误。

郑翔玲的父亲郑维叶,是当地“活神仙”,因特异功能,从医时能看透人的五脏六腑。遗憾的是,他被让他瞧病的有钱人家诬为“妖魔附身”,被吊死在大树时,年仅40岁。

郑翔玲在家中兄妹六人中,排行老四,难以置信的是,她、还有她大哥郑德海、三哥郑豆豆,均有“神眼”功能。小学时,三哥豆豆发烧,体温竟高达47℃,他竟能隔空看到妈妈藏在柜子、缸、箱子里面的零食。

郑翔玲与哥哥一样,也有肉眼看清内脏等透视功能。一次在课堂上,老师叫她背书,她不会背,无意中看到合着的书本,里面一行行倒写的铅字展现眼帘。当她背完后,不知情的老师给了个满分。

翔玲有特异功能的消息传开后,1978年,《西安晚报》曾专门现场测试,结果她不仅能辨认记者手中握紧的毛线颜色,还能用耳朵“听认”出许多汉字和图画。

15岁时,郑翔玲因能穿透物体的特异“神眼”功能,被陕西省军区特招入伍,在军营里一待就是十年。十年军旅生活烙印下的气质,深深嵌入她后来雷厉风行的企业管理风格,沟通和分配事务时干脆利落、不拐弯抹角,而且一定要今日事今日毕。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郑翔玲

军校是最好的商学院,能锤炼人。不过,郑翔玲的入伍,包括从医,与她先天具有透视人体、物件的特异功能有关。

入伍期间,她先后在陕西省军区门诊部、兰州军区门诊部保健处工作;1984年,从兰州军区军医学校毕业后,调入北京总参保健处工作,后转业到北京中医药大学,任该校世界医学气功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医学气功交流中心主任等职。

不管怎么说,机缘巧合,正因为身体上的特异功能,改变了郑翔玲的人生,也令她有机会涉足制药领域;否则,陕北山村窑洞里长大的她,可能与药企女富豪、女强人无缘。

这也是一次机缘巧合!俗话说“千里姻缘一线牵”,偶然在一个朋友家的邂逅,20多岁的郑翔玲,初遇后来成为她人生伴侣的谢炳,1992年,两人结婚并定居香港,育有一女一子。

郑翔玲的夫君谢炳,是谢正民长子,今年67岁。正大谢氏家族企业之所以能基业长青,很重要的就是家族成员能协作接班,互帮互助、同谋发展。上世纪90年代初,正大掌门人谢国民向医药健康产业进军,擅长于资本市场运作的侄儿谢炳,按照家族布局,大力开拓正大的医药版图。

目前,除了创办“中国生物制药”外,谢炳先后参股、控股了十家医药企业,比如江苏正大天晴、南京正大天晴、江苏丰海、盐城苏海、青岛海尔、青岛正大海尔医药、青岛恒生堂大药房、北京泰德制药及正大绿洲等,堪称中国医药界的传奇人物。闲暇之余,谢炳最大的爱好,就是养鸽,还是信鸽界鼎鼎有名的人物。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正大制药总裁郑翔玲在南京正大天晴指导工作

近年间,很多制药企业在各种新政策面前,比如“两票制”、“营改增”、“医药代表备案制”、“4+7带量采购”等,出现了“水土不服”等症状。

可对于正大制药总裁郑翔玲,不仅没有水土不服,还很好地抓住了机遇,比如渠道下沉、布局OTC、开拓西部等,特别是面对以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为主的一系列政策时,她也总能临危不惧。为什么呢?

郑翔玲认为,“水土不服”症状,主要来源于多数药企药品质量欠佳、创新能力缺乏和经营模式不合规等方面,而在这提早布局是关键。“机遇与挑战正如硬币的两面,相辅相成,密不可分,在一系列行规、政策和标准的推动下,整个医药行业必将会迎来药品价格合理、药品质量全面提升的科学发展新局面。

从一名女军人到制药跨国集团的领路人,郑翔玲被商界同仁尊为可敬的对手,也为医药同仁树立典范。2018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榜单中,正大制药旗下的正大天晴药业集团排名第16位。


抗癌“神药”恒瑞PD-1会降价吗?透视事业之花在怒放的药企老板娘


郑翔玲之子、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董事谢承润

很多人说郑翔玲,嫁了谢炳这样的好男人、超级“富三代”,该享清福,可她却说,“享受就是有享必先受啊!”其实,当初谢炳也劝夫人在香港“相夫教子”,可郑翔玲却说,如果我不能工作,宁愿回到国内。

早年,郑翔玲被安排进入正大集团北京办事处,成了首席代表。在工作时,她展现出军人式的风格,“要做的事,想好了就马上去做”,孩子刚满月,就坐上飞机赴杭州参加合营公司的剪彩仪式。

家业长青四个字,起头的字为“家”,作为女企业领导人,与兴“业”相比,更难处理的就是“家”,因为事业、爱情、家庭难以三头兼顾。

郑翔玲的一对儿女,都相当优秀,女儿谢其润,现为中国生物制药董事局主席,儿子谢承润,现为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董事。去年2月正大天晴的企业年会上,谢承润献唱一曲《一生有你》,引来一票迷妹上台献花而谢其润现场发放的一轮轮9999大红包,曾将现场热烈气氛推上高潮,让大家高呼女神!

由于一对子女都是在美国读书,接受中华文化及传统成了问题。当年,为了让孩子学会中国语言,郑翔玲当机立断,把谢其润、谢承润姐弟都送到北京高校继续深造。

过年时,她家不单贴对联,还得挂灯笼、全家穿唐装、摆上牡丹,郑翔玲觉得,这样的孩子才有中国根,人才会踏实、不会飘。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相关阅读